他在约翰内斯堡克服死亡和抑郁的阴影连竞争对手也起立为他鼓掌

南非世界杯决赛的那个夜晚,注定是难忘的。记得当比赛进行到第116分钟,荷兰和西班牙球迷都已经开始祈祷,希望能够唤醒足球之神,帮助他们的国家队在即将到来的点球大战中避免失败。神的帮助确实来了,但两支球队并没有进入点球大战。在那个时刻,大家不仅看到一名小个子球员战胜了一群身穿橙色球衣的对手,还看到他驱散了头顶上看不见的阴云。伊涅斯塔避开范德法特的拦截,随后右脚抽射,荷兰门将马尔滕-斯特克伦博格一只手碰到了皮球,但皮球似乎完全听从伊涅斯塔用脚发出的指令,在反弹后蹿入网窝,仿佛在对斯特克伦博格说:“你敢碰我吗?”

在那个夜晚,安德列斯-伊涅斯塔就像足球之神,他在庆祝进球时尽情宣泄,脱下球衣,露出白色的内衣,上面写着“达尼-哈尔克永远与我们同在。”在西班牙的某个地方,一位女儿还未满10个月的母亲在电视上看到那一幕后哭了。女儿的父亲虽然已经去世,但精神永存;她爱达尼-哈尔克,他永远在她身边。

每当笔者回忆起西班牙国家队在约翰内斯堡举起世界杯冠军奖杯的那个夜晚,我就会意识到,安德列斯-伊涅斯塔在球场上所做的事情,就像诗人拿着羽毛笔在羊皮纸上写诗。对我来说,这个来自巴萨的小魔术师始终是足球场上的约翰-邓恩(John Donne,十七世纪英国玄学派诗人);他也像一位战胜了死亡和抑郁的艺术家,无所畏惧地表达:死亡,别太骄傲!

每个人都意识到了这一点。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当安德列斯-伊涅斯塔走进或离开某座球场时,就连竞争对手的球迷们也会团结一致,起立为他鼓掌。如果去埃尔普拉特球场(译注:西班牙人主场),你会发现无论西班牙人球迷如何强烈抗议巴萨是世界最佳俱乐部的说法,当播报员提到伊涅斯塔的名字时,他们的声音都会变得柔和。就算在伯纳乌球场的看台上,皇马会员们也会站起身来鼓掌,表达对伊涅斯塔的敬意。

如今距离伊涅斯坦在约翰内斯堡克服死亡和抑郁的阴影,以一种关乎人性、爱与友谊的姿态团结西班牙球迷已经九年了。在这漫长九年间,西班牙足坛始终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则,那就是无论伊涅斯塔在何时登场或离场,球迷们都需要起立致敬。八年过去了,这个来自丰特阿尔维利亚的小个子男人仍然在对手和观众面前表演魔法。但现在伊涅斯塔必须离开了——也许他将会激励另一个大陆。这个消息让人伤心,而我们也会珍惜伊涅斯塔在本赛季剩余场次比赛中亮相的每分每秒。对于那些希望时刻注视意义已经超越了球员的伊涅斯塔的人们来说,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八年过去了,世界足坛从未出现另一个安德列斯-伊涅斯塔。我甚至怀疑,未来也永远不可能出现一名像伊涅斯塔那样的球员。

Leave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