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0场237人后再出发:曼联流星与传奇的青训伟业

1937年10月30日,曼联在0-1不敌富勒姆。尽管输了球,但是有两名曼联青训球员代表球队出战:汤姆·曼利(Tom Manley)和杰克·瓦索尔(Jack Wassall)。

本周中,拉什福德、格林伍德与图安泽贝的登场帮助曼联将这个纪录延续到了4001场。可以预见的是,这一纪录还将继续下去……然而,曼联的青训传奇不仅仅是这些为曼联一线队出场过的球员,更是那无数从卡林顿走出,在卡林顿让自己变成更好的人的球员们。

上周末的联赛中,曼联达成了一项前无古人而后也难有来者的纪录。连续4000场比赛有青训球员进入大名单,这个数字本身可能并不足够震撼,尤其是放在如今在媒体与球迷对着「曼联DNA」狂欢的当口,更加有人不以为然。

然而,在以这一周外媒的采访与报道为基础,做了一些简单的数据梳理与资料收集工作之后却令人真切地感受到,对于这家俱乐部而言年轻人意味着什么。

82年是什么概念?82年前中国男足的头号球星是李惠堂,刚刚作为队长率队参加完奥运会的比赛,队内还有几位大家有所听闻的球星,包括香港歌星谭咏麟的父亲谭江柏。82年来的中国足球在人才培养上,经历了体工队与少体校时期,才慢慢走向俱乐部培养与体教结合。

4000场比赛是什么概念?英超一个赛季只有380场比赛,英超一支球队一个赛季至多只有60场比赛左右,一个球员整个职业生涯的出场次数也至多只能在1000场上下。

237名球员是什么概念?中超如今16队的所有一线余人,如果英超一支球队每年都将大名单里的球员完全更换,需要近10年才能让237名球员全部进入过一次大名单。

曼联这一纪录的一大过人之处在于,其实大部分人在大部分时间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纪录的存在。使用青训球员早已成为曼联的文化融入了血液,这种看不见摸不着却又真实存在的力量成为了曼联的一部分。

这一惊人的4000场纪录的存在长时间以来根本不为人知晓,直到一位出生在英国而成长在澳大利亚的曼联球迷托尼·帕克(Tony Park)在为一次创作收集资料时被意外发现。

当时,他的本意是与一位曼联资深球迷史蒂夫·霍宾(Steve Hobin)一同写一本关于巴斯比宝贝与青年足总杯历史的作品,而他在做数据整理工作时,决定应该更加完整、清晰地考察曼联的青训。帕克奔波于曼彻斯特的图书馆间,翻阅一些上世纪的旧报纸,却意外发现曼联的青训传统历史比想象中的更为悠久。

帕克在2013年与霍宾共同出版了这本576页的《曼联之子》(Sons of United)。帕克当时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经过他三次核对,曼联这一青训球员连续进入比赛名单场次的纪录延续了3700多场。

而尽管曼联在随后的数个赛季中成绩不佳,但却始终没有停止给青训球员上场表现的机会。这一纪录没有中断,继续延续了5年多的时间,历经了近三百场比赛,最终来到了4000场这一里程碑。

帕克在曼联完成4000场纪录前夕再一次接受媒体采访时,他分享了一些当时与霍宾一同整理数据的故事。他们设定了严格的「青训球员」的标准,同时对赛事的类型进行了界定。例如沃特尼·曼恩杯这样在70年代的英格兰足坛有较大影响力的一些杯赛,都因为举办周期过短或没有官方认定而被排除在了这一数字之外。

就连曼联官方都在《曼联之子》出版前,对这一纪录一无所知。帕克说,曼联曾发邮件想要就使用这一数据征询他的同意。而对于在2013年前的主教练们,更是对此纪录完全不知晓。因此,他们在这样的情况下延续纪录达4000场之久,更是令人难以置信。

The Athletic在达到4000场纪录的前夕就这一纪录采访了几位曼联的老教练。在弗格森爵士之前的主帅罗恩·阿特金森表示,在他执教的1981到1986年间,并没有曼联俱乐部高层要求他要多使用年轻球员。对他来说,派遣青年才俊上场是一件非常自然的事情。

斯蒂芬·麦克拉伦在1998年接受弗格森邀请出任曼联助教,在曼联教练组里呆了三年。他同样表示,弗格森在执教的27年中完全不清楚曼联有一个这样的纪录存在。麦克拉伦说,弗格森的目标是让曼联保持一个不断发展的状态,因此提拔年轻球员是一件理所应当的事情。

吉格斯在2013-14赛季末担任了4场曼联临时主帅。尽管当时《曼联之子》已经出版,但他也并不知晓这一纪录。吉格斯在接受The Athletic采访时说,他当时给詹姆斯·威尔逊与汤姆·劳伦斯首秀的机会,纯粹是因为在前一场比赛中球队表现不好,而这两名小将当时在训练中表现出色。

当然,在曼联这82年的纪录中,有不少为球队出场上百次的传奇。然而,这份237人名单的魅力在于,这些球员就算没有在曼联成为球星与传奇,却依旧都成为了一个好球员,一个好人。这也是曼联青训的最终根本:不仅仅是训练技术,更是训练一个人。

拉什福德和林加德都在Instagram的story中留下了一个数字:0.012%。这是英格兰青训球员中最终踢上英超的球员比例。

但正因为曼联的育人精神,不少曼联球迷应该都还记得不少名字,图安泽贝队长有些曾经一鸣惊人,却最终归于沉寂,有些甚至都未曾在曼联有过登场,却依旧在卡林顿留下了自己的印记。

就以新世纪这20年的历程来看,马切达的绝杀无疑让人印象深刻,但他没能留下。弗格森爵士离任后,贾努扎伊、威尔逊们也没能在曼联绽放光芒。又或者,迈克尔·基恩与德林克沃特们,在曼联没能获得机会,却依旧在其他球队中闪耀。

更多的球员在英格兰各级别联赛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在维基百科中,给曼联青年学院列了一个著名球员名单。尽管在这份名单中确有不少曼联传奇,或者是至少在曼联一线队效力三五年的球员,但其中更多的球员在曼联没有获得多少机会,却在不同国家不同级别联赛成为一名好球员。

这张著名的92班照片中,站在最后的特里·库克(Terry Cooke)没有像他身前的吉格斯、斯科尔斯们一样在曼联走向辉煌。他一度加盟曼城,也去美国大联盟淘过金。他是曼联青训的失败吗?显然不是。从卡林顿走出的球员中有无数个没有机会在曼联成功,但曼联的青训却帮助他成为了更好的自己,在别的球队甚至别的国家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周中,曼联将这个4000场的纪录延续至了4001场。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中,从林加德、拉什福德到格林伍德们,将把这个无人企及的纪录继续延续下去。这一纪录是曼联青训伟业的一个象征,而曼联的青训远不止于此。从流星到传奇,每一个从卡林顿走出的孩子都是曼联DNA延续的一份子。

所以,有人要笑,就笑去吧。在金元足球肆虐的今天,尽管曼联也砸下过大手笔,但却从未,也不会让这一传统丢失。

「不懂球专栏」,专注于足球产业、文化、历史与技战术。各平台同名账号,欢迎关注。我们不需要懂球,只希望能懂每一个球迷。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kwult.com/,图安泽贝